梁宛華眼中的韋子健

千尺深潭

韋子健愛上粵劇,應該由一張歌紙說起,當年亞刨主演的「三笑姻緣」,簡直風靡了粵劇戲迷,也迷倒了沒想過會愛上粵劇的韋子健。子健說自已從前很沒「性格」,家中的姊姊喜歡甚麼,她就跟著喜歡甚麼,因此她曾喜歡歐西流行曲、國語時代曲,直至她班上一位同學拿了一張「三笑姻緣」的歌詞回來,同學爭著唱,子健更不惜用了五毛錢影印,胡亂的學唱,就是這樣迷上了粵劇。當然一旦愛上粵劇,就如吸毒一樣,永遠無法戒除毒癮。韋子健就是這樣潛沉在無底深潭,恐怕是永不超生了!

反串宮女

子健打從中學畢業,,便跑去韻文粵劇學院學戲。她在韻文粵劇學院做過「反串宮女」,因此直至今天,她常常跟身邊朋友說自已扮演花旦勝任有餘。他還貪玩的拍過一些旦角造型的劇照,看見那些照片,身為她的拍檔,我當然不敢吭一聲,朋友也只是你眼望我眼,沒有正面肯定或否定過甚麼。不過,當我提議子健演「俏潘安」或「花田八喜」的時候,子健就會認真的說:「不,不要嚇壞人!」哈哈!所以有些事只要轉一個彎去問,你就不難知道真相的了!

攀山的沉香

不過,若論扮演生角,子健在台上是蠻帥的,英風颯爽,不帶半點脂粉味。而且這個人有點聰明,尤其在學戲方面,我看她練功或演戲都很有節奏感,一鬆一弛,拿捏得很準確,這真是有點天份,或許連她自已也解釋不到。因此她學戲不久,已開始擔演一些吃重的角色,例如「寶蓮燈」的「沉香」。當年我也是台下觀眾之一,那時我們還未認識。直至現在,我仍記得演沉香的她怎樣攀山的動作,說來真奇怪,全套「寶蓮燈」我就只記得一個「沉香」在攀山,當年我還坐在荃灣大會堂老遠的平價票座位呢!

巧遇聲哥

演戲必須努力,我倆都是努力的,尋師學藝是不可或缺的。我們在一九九六年演出「雷鳴金鼓戰笳聲」,當年子健往加拿大探望家姐,說來真湊巧,林家聲先生正在加拿大,而且房子就在子健家姐的隔鄰的一條街。子健在一次因緣際會,得到聲哥首肯在加拿大親自教她演「雷鳴金鼓戰笳聲」的「三貶」,這種緣份真是可遇不可求,當年子健雀躍的在長途電話向我報喜,我在遙遠的一方也感到她的興奮,更感上天待她不薄。

小小天地

曾不止一次有人向子健提議辭去工作,正式投身粵劇界,她總是不想,「興趣」跟「職業」是兩碼子的事。面對黯淡的粵劇前景,縱然有極濃的興趣,也不敢輕舉妄動,何況將「興趣」變成「職業」,或多或少總要作出一些「妥協」,只怕最後糟蹋了原來的躊躇滿志和一腔熱誠。所以一九九四年成立的「錦添花粵劇團」,才是我們在有限的空間堣@片無限的天地。